返回栏目
首页国内 • 正文

刑法修正案草案剑指侵犯商业秘密犯罪

发布时间:  来源:法制日报

刑法修正案草案剑是指侵犯商业秘密犯罪手段的变化危害越来越强,定罪阈值高的损失认定困难

刑法修正案草案剑指侵犯商业秘密犯罪

□本报记者朱宁宁

打铁元素的军营流水的士兵,打铁元素的公司流水的职员。 在市场经济,公司间人员流动是正常现象。 但是,现在,当一部分核心员工、企业的高管退休时,不仅人离开了,还带走了企业的核心技术,有时还带走了整个研发工作团队。

不能忽视侵犯商业秘密带来的危害性,不仅损害了企业的核心竞争力,还严重影响了企业研发的主动力观。 刑法修正案( 11 )草案(以下简称修正案草案)继去年新修改的反不正当竞争法之后,充实和完善了有关商业秘密侵害的规定后,于上月末提请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审议,该草案对商业秘密侵害罪进行了多项调整。 修正案草案不仅修正了侵犯商业秘密罪的临界值,而且进一步提高了处罚,加强了对侵犯商业秘密犯罪的处罚。

进一步完善商业秘密保护法制度

分析其原因,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刘俊海教授认为,侵犯商业秘密的行为被禁止除了与违法成本低、违法收益高、维权收益高无关外,行政监督管理和司法保护方面有漏洞和死角也是重要原因。

“修正案草案对商业秘密侵权罪的规定进行修改,化学基是加强对商业秘密的保护,完善知识产权保护现实需求。 刘俊海指出,民法典的公布客观提高了对侵犯商业秘密的侵权行为的责任追究力,巩固了法律基础,但仅仅依靠民法典的侵权责任篇显然打击商业秘密侵害行为是不一盏茶的,刑法制度必须进一步完善。

刘俊海表示,这里禁止侵犯三年五载商业秘密的行为,不仅仅是没有激活刑事责任手段。 “要使市场经济有序地发展,民事责任、刑事责任、行政责任、信用制裁四个“法牙”必不可少。 民事责任可以解决受损企业财产损失的补偿问题。 刑事责任通过财产刑、自由刑来处罚违法犯罪行为。 因此,对云同步追究民事责任和刑事责任能保持法律责任之间的有机协调,更好地保护企业的商业秘密,保护知识资产权。 这正是优化和稳定公平、公正、透明、可预测的法治化经营者环境的核心内容。 ”“刘俊海说。

2019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修改了反不正当竞争法。 新修改的反不正当竞争法重新定义了商业秘密,扩大了侵害商业秘密的主体范围,充实和加强了市场监督部门在商业秘密保护方面的法律责任。 刘俊海认为,此次刑法之所以调整,也是为了进一步完善商业秘密保护法制度体系,实现商业秘密保护刑法条款与反不正当竞争法规定的无缝对接、有机结合、同频共振的立法需要。

侵犯商业秘密罪的门槛带来现实的挑战

关于商业秘密的刑法保护问题,清华高等院校法学部周光权教授对记者说,最初1979年的刑法没有明确规定侵犯商业秘密的罪。 当时这种现象并不明显。 直到改革开放,侵犯商业秘密的行为逐渐出现。 由于没有刑法的规定,当时有些审判庭只能在盗窃罪被定罪。

“但是,侵犯商业秘密和盗窃是不同的。 在盗窃罪,受害方失去财产的占有和控制,即财产被盗后受害方就不能再利用。 然而,在侵犯商业秘密的罪恶中,权利人往往可以继续使用自己的商业秘密。 ”周光权说。

为了解决现实的需要,1997年修改刑法时侵害商业秘密的罪被正式判刑,但是司法实践开始出现新的课题。

“最大的首要难题是,犯商业秘密罪的定罪阈值很高。 无论是企业在商业秘密被侵犯后起诉,还是搜查机关、检察机关调查取证起诉犯罪,都很困难。 ”周光权分析表明,这种现象的原因是多方面的。 一是什么是商业秘密,法律本身设置的条件很高。 第二,在危害后果上,现行刑法第二百一十九条的规定应当是“给商业秘密的权利人造成重大损失”。 但是,在司法实践中,权利人是否损失,损失在哪里,有多大,查这些个不容易,司法机关费尽心思,尽可能查得出来,但查不出来,或者相应的金额难以确定,给定罪带来很大的困难。

实际上,侵犯商业秘密造成的损失非常难以法律认定,这也取决于商业秘密本身的特征。 周光权的例子,侵权人使用“偷”的技术,真正的权利人也可能继续使用。 侵犯权利的技术刚投入生产,没有生产出像样的产品的话,侵权人会被逮捕,由于权利人还没有实际损失,有罪判决会变得困难。 另外,权利人和侵权人生产销售与云同步相应的产品,但受权利人的销售份额影响,影响较小。 例如,由于市场突变,根据某企业秘密技术信息生产的产品在市场上的突然地销售情况恶化。 此时,判断侵害行为者给受害人造成多大损失特别困难。

“所以在实践中,也有权利人只能把投入开发产品作为犯罪金额的事件。 在一些案件中,权利人产品独家行政许可转让的费用作为权利人损失。 但是,这些个的做法与法条所示的“给商业秘密的权利人带来重大损失”这一文字的意思不一致。 ”“这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周光权说。

加以修改,采取新手段解决罪难问题

在这样的背景下,修正案的草案修正了侵犯商业秘密的罪行。 “这次调整主要涉及三个方面。 ”。根据周光权的具体分析

一是将原有的“严重损害商业秘密权利人”改为“情节严重”。 “这很难弄清侵权行为给受害方造成了多少损失,但如果侵权行为本身的情节严重,比如,把受害方的所有图纸、所有的技术信息都带走,把离职时从事核心研发的工作团队都带走,公司不能继续生产经营,情节严重。” ”周光权说。

二是法条明确了电子入侵等侵害新商业秘密的手段。 “以往,侵犯传统商业秘密的方式是通过盗取图纸、盗取实物进行拆卸。 随着技术的发展,目前多采用侵入电子计算机情报系统的技术手段取得商业秘密。 ”周光权说。

三是将商业秘密的概念修改为“不为公众所知、具有商业的价值、权利人采取了相应保密措施的技术信息、经营信息等商业信息”。 “这项修改主要涉及2019年新修改的反不正当竞争法的内容。 新概念更加明确,实用性删除也是为了保护受害方权利的特别考虑。 ”周光权说。

值得注意的是,本次修正案草案提高了侵犯商业秘密罪的法定刑,将第二段法定刑由3年以上7年以下变更为3年以上10年以下,加强了对企业特别是私人公司的保护。

“总体而言,修正案草案对商业秘密侵权罪的调整,满足了市场经济企业平等竞争的需要,特别是保护私人公司的特殊需要,是一项非常合理的改革。 ”周光权说。

“优化企业经营环境的核心是提高企业核心竞争力。 所以这次修改刑法也是向全社会释放保护商业秘密知识资产权的法治信号。 刘俊海认为,调整刑法完善打击商业秘密犯罪的制度建设,不仅有助于建构整风清气爽、诚信、公平公正的商业秘密保护法治化生态环境,调动和鼓励企业创新产品、技术和服务积极性,也有助于建立和优化企业和谐劳资关系。

    相关文章Related

    返回栏目>>

    河洛网首页

    Copyright © 2019 河洛网 版权所有 dahuimr@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