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国内 • 正文

永生(对浮生的掠夺成了一世请医生看病的教研三方的才能)

发布时间:  来源:多彩贵州网

贵州网新闻(本网记者李晓芳) 1949年秋,开着遵义市赤水县(现赤水市)的中医送6岁的儿子上学。 这个瘦小机灵的孩子,在这一年里迈出了第一步。

永生(对浮生的掠夺成了一世请医生看病的教研三方的才能)

/ format/jpg "样式= "最大宽度: 100 %; ">

现年78岁的戴永生老先生是贵州为数不多的在医术、教育、科学研究三方面取得多项成果的中医。 1994年,他亲美参加第一届传统医学大会获得优秀论文金杯奖,获得世卫组织颁发的“国际传统医药优秀学者”称号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颁发的“世界教科文组织优秀贡献奖”。 2013年,他当选为全国知名中医药专家,并成立了国家中管局授卡永生传承工作室。 老先生关于中医五行理论的研究成果得到了国内外组织和同行专家们的无数表扬和广泛赞誉。 他长期坚守临床实践,将理论研究成果应用于消化道疾病的临床治疗,有效率达80%以上,至今仍每周4次,年门诊量8000多人。 2020年,他担任贵州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中医专家组顾问,指导全省中医药救治。 在这40年的教师活动中,老先生在临床上教授了数千名本科实习生和研修生。 2008年至2020年间,他培养了4名博士、7名硕士研究生,陆续向贵州省的健康阵地输送了新鲜血液。

/ format/jpg "样式= "最大宽度: 100 %; ">

参加美国第一次传统医学大会

问学问

赤水与四川南部接壤,年轻时永生的父亲戴雪波以赤水名医为目标,全家从四川南部的合江运来了赤水。

小时候,戴永生的体质虚弱,父亲坚持以中药为其烹饪,到了上小学的时候,身体素质得到了明显改善,从此心中对中医药产生了特殊的感情。

活泼好动,聪明好学,专注工作,永生这些品质几乎是合适的“学霸”的标配。 即使不被家人催促,通过自觉自学也能长期名列前茅。 1961年,好不容易大学生出来的时代,受父亲医术医德的影响,18岁的戴永生希望跟随父亲的脚步选择中医专业,进入贵阳医学院祖国医学系学习中医科5年,那一年,全省只有34人进入该校。

当时的高等教育由国家分配工作,大学生们也没有现在这样天马行空的理想。 在大学里,戴永生知道自己要去基层,但他只是默默地准备迎接毕业。 在这期间,他养成了良好的学习习惯,每天10点睡觉,早上5点半起床,反复锻炼、学习、吃饭,高度的自律不仅使他拥有健康的体魄,还积累了很多学问知识。

毕业后,他先在医院实习,然后参加贵州省医疗队,1968年2月被分配到思南县许家水库医疗服务3个月。 在此期间,他和同行的前辈们一起诊治了许多患者。 有一次,公社的一个病人因为腹痛忍不住来就诊。 戴上永生给患者足三里注射后,腹痛很快缓解,中医的魅力再次被戴上永生所感动。

医疗服务回来后,他被分配到赫章县野马川医院、赫章县人民医院,奔波于基层门诊和病房两侧已有12年。 医术和经验在这个过程中得到了沉淀积累。

/ format/jpg "样式= "最大宽度: 100 %; ">

青年时期的永生

20世纪70年代,国家恢复了中断10年的高考和研究生教育。 贵阳中医学院新开设中医研究班,接受具有10年临床经验的医生的招聘培训,在当地医院的支持下,1980年他再次进入贵阳中医学院,深入学习了3年。 而且,他人生中最重要的舞台就是从这里建造的。

当时,大学为了培养高水平的中医人才,专门聘请著名的中医学者程士德、中医药讲授运气、人体四时五脏阴阳整体观等,在怀揣永生学习中医基础知识的同时加深了对中医的认识。 同时,他还接受了贵阳中医学学院院长袁家玑教授的指导。

有一次,戴永生在学习中医经典后写了一篇名为《脉学初探》的文章,请老师审阅。 袁家玑看了之后认真地写在了文字上。 “本文仅限于《素问》脉学综述,而《素问》脉学包含非常多,无法全部阐述。 应该说明,几句话就行。 使用的资料很好。 综合起来也不错。 正文可以投稿。 ”简短的评论饱含了老一辈名医对青年学生深入研究岐黄脉学的肯定和鼓励,并促使他们不断探索年轻永生的中医四诊中脉学理论。

探索求真

在拥戴永生的自我认知中,他最大的优点是“能冷静地做学问,不能获得复杂的人际关系”。

/ format/jpg "样式= "最大宽度: 100 %; ">

戴着永生获得了世界教科文组织优秀贡献奖

毕业后,他成功留校任教,一边在贵阳中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继续临床工作,一边门诊看病。 学校的学习树立了他认真研究基础理论的性格。 当时戴永生担任全国中医基础理论委员会委员,也是中医学院中医基础理论与诊断学老师。 在参加全国各种会议和教师中,他发现中医基础理论薄弱,多年未取得突破,基础理论教育老师特别是老中医很少,大部分由刚毕业的人教授。 另外,中医阴阳说和五行说是指导研究者生命的两大基础学说,但理论上没有传承和发展,国内在五行领域的研究相对较少,流派不少,但继承不充分,学说理论非常零散。 1987年,他发表了第一篇关于中医五行研究的文章,北京中医药学院学报正式开启了五行研究的一生。

为了探索五行理论,从古至今调查、收集、整理了许多名医名家,从实际的医学方案中总结探索五行理论的规律,并将其应用于临床。 从此,戴永生每天最少去图书馆两个小时,有时半天利用工作之余的时间研究五行说,用手抄笔记一个接一个地堆起来。 光是第一本书出版的时候,就有20多万人用手写字,而每个精悍的字背后都有大量的手写稿。

/ format/jpg "样式= "最大宽度: 100 %; ">

拥戴永生写稿子

“坚持不懈,不断积累,比较整理。 ”用短短12个字总结了33年反复钻研的历史。 他花了20年的时间,详细而专业地解析了中医五行学说从继承到发展的历史。 教育与医疗相结合,采用综合集成和系统评价方法,开拓五行辨证用于临床。 报告的《中医五行系列研究》的科研成果经同行专家鉴定为“学术水平高、学术创新、达到国内领先水平的研究成果”。 并获得2006年度贵州省科技进步二等奖,载入《贵州年鉴》。 在中医五行学说的传承创新中,他提出中医五行源于自然观,儒家“治国五行”、道家“治身五行”、中医“医学五行”“一源而三岐”的传承发展观。 同时完善了中医五行方法论,构建了中医脏腑病机五行嬗变的总规律和正反思维方法,创新了中医五行辨证7类35个证候模式,形成了独特的中医五行辨证纲领,在中医内科万余患者诊治中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当育才师

戴永生非常重视育才工作,把教育年轻大学生和年轻医生作为自己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 多年来,他深入基层,为在县级中医院实习的学生和工作的青年医生讲课。 他走近学生,关注他们学业路上的困难,就“如何学好中医”在校园里为学生讲课,为身体力行、经济困难的学生捐款。 他参加了班级活动,在主题班会上和学生们分享了自己的学业经验和奋斗历程。 他积极指导参加“三乡村”社会实践活动,带领青年教师、医生、学生在乡镇基层开展义诊。

/ format/jpg "样式= "最大宽度: 100 %; ">

戴着年轻时的永生,为患者义诊

“中医自古以来就很晚成为人才,所以不到50岁之后可能很难出来。 中医理论与临床实践的结合有一个磨合的过程,需要付出代价。 ”在别人眼里,戴着已经功成名就的永生,谈论青年成功之路,心中充满忧虑和笃定。

正因为成才晚,他希望弟子们不要走弯路。 他整理了自己的医教研成果,在师承教学中,加强学生继承中医四诊“望闻切”基本功,通过集中授课和扩展中医经典辅导学习,分发导师临证医验补充资料提高教学质量,认真做好学生们的教师笔记、月记、临床医案等。 所有的行动仿佛都成了曾经孜孜不倦的领导者和前辈。

人生三两者的事

永生对贵州的感情很朴素,这里不仅是他出生长大的地方,也是养育他的土地。 他精彩的、废寝忘食的、温柔至极、深情的故事几乎都发生在这里。

/ format/jpg "样式= "最大宽度: 100 %; ">

教徒弟

20世纪60年代,他的青梅竹马述良跟着他。 两个人在校园里一起学习,一起跳舞,过着充实快乐的日子。 永生不仅仅是沉浸在图书馆的“呆秀才”,他有着属于那个年代青年的浪漫骨血。 舞厅是他自由的天地,每周六响起恰恰舞、探戈、华尔兹的音乐,随着鼓声在人群中自由穿梭,和恋人在舞池中自由旋转、跳跃。

说到妻子,戴永恒的生命总是亲切而自豪地被称为“马老师”、“老太婆”。 马述良和孩子们在家里给予的热情和支持,是他多年安心工作的后盾,家人的温情始终支持着他。

回忆学问的时候,渗透在学校细节上的关怀至今仍被戴永生所感动。 “那个时候,国家的经济发展很艰难。 但是,中医学院对来自边疆的学生们很友好,也很重视大家的营养餐。 所谓“营养餐”,就是点很多菜和油水,真的很幸福很温暖。 ’他捂着嘴咯咯地笑了起来,记忆中那美味的饭菜仿佛重现在眼前。

“年轻的时候,我在贵州老师、前辈的指导下有了很好的基础。 工作之后,学院、医院也很关心我,给了我很多帮助。 家人的支持也必须让我更坚强。 更感谢的是,我65岁送走最后一个研究生后,贵州中医药大学一进附属院就让我回去了。 到此为止,如果不给我这些平台,英雄也没用。 ”

/ format/jpg "样式= "最大宽度: 100 %; ">

拥戴永生弟子

采访结束时,戴永生老先生仿佛突然想起了什么,他问,你说名声重不重要? 想了半天也没有回答。 他继续这样回答。 “虽然很重要,但我认为名声和着作更重要。 普通人的名声,也许只有这一代人知道你是巨匠和名医。 后代不知道你的医术,不会再用了吧。 只有呕心沥血出来的着作是永存的。 我年轻的时候也缺乏竞争力,同学们很多都当官了。 我不比他们差吗? 所以人生你怎么想? 我知道我的人生没有光环。 但是,就像登山到最后一样,不看起跑线。 重要的是看到人生的终点。

领悟之后,他又找回了快乐的脸。 我说你心情很好。 他说:“我的人生已经满足了,取得了自己的成果,花了一生治疗了许多患者,教过许多优秀的弟子,也有辉煌的研究成果。 出了新东西和老婆子一起赶时髦,有时一起去旅行。 在这么好的日子里,为什么不变得更老呢? 为什么不做更多的事呢?

    相关文章Related

    返回栏目>>

    河洛网首页

    Copyright © 2019 河洛网 版权所有 dahuimr@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