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新能源 • 正文

特斯拉启示录:独自去宇宙,把批评留在地球上|谈论汽车和深度

发布时间:  来源:河洛网

自去年下半年以来,特斯拉不断有负面新闻报道。从华尔街的高级分析师到特斯拉的内部员工,再加上一些不喜欢马斯克媒体的因素,模型3的交付问题已经大大扩大。似乎全世界都在等待特斯拉出丑。

特斯拉启示录:独自去宇宙,把批评留在地球上|谈论汽车和深度

当全世界都在谴责一件事时,值得考虑它本身是否真的是“黑色的”。事实上,特斯拉的罢工来得非常快。马斯克亲自解决3型能源生产问题后,特斯拉在中国上海的超级工厂紧随其后,宣布开工建设。在堵住大量太阳黑子的嘴的同时,吸食大麻的马斯克也变得更加可爱。

日前,特斯拉发布了2019年第二季度的销售报告,该报告显示,特斯拉在第二季度的生产和交付量创下新记录,生产了87,048辆电动汽车,三个月内交付了95,200辆。与2019年第一季度生产的77,100台和交付的63,000台以及去年同期生产的53,339台和交付的40,740台相比,本季度是一个显著的改善。

尽管增长令人满意,特斯拉仍在达到每年40万辆的交付水平。马斯克的自我证明之旅依然险峻,但这个“疯子”多少让瞧不起他的人闭嘴了。

象棋模型3

马斯克上任以来,已经为特斯拉制定了明确的发展计划。以“性感”命名的产品序列只能从产品效果图中一个接一个地看到。这项无法隐藏的酷技术已经俘获了许多渴望尝试新事物的消费者的心。

特斯拉在相继推出S型和X型之后,遭遇了自创立以来的第一个瓶颈,使消费者能够以具体的方式体验酷酷。

2016年,特斯拉共售出76,000台,同比增长50.7%。2017年,特斯拉的年累计销量继续达到103,000台,同比增长35%。

可以预测,如果只维持两种高价产品,特斯拉的上限很快就会到来。毕竟,高价车型的市场容量增长相对缓慢。

另一方面,尽管特斯拉在2017年创下新高,但由于马斯克积极的扩张战略以及电动卡车和第二代超级跑车项目的同步发展,特斯拉的债务从上一年的7.7亿美元飙升至22亿美元。至于上市公司特斯拉,马斯克似乎对其股东负责,因此特斯拉在2018年私有化和退市的传言司空见惯。

当然,华尔街投资者和分析师并没有为自己成名。早在2017年,他们就指出特斯拉当时的整个游戏在哪里——全年只交付了1700台3型车。

马斯克的特斯拉绝不是一个“小而漂亮”的品牌,但为了扩大市场份额,它需要价格相对平易近人的产品。模型3似乎就是由此而来的。然而,由于早期生产能力有限,交货量难以达到先前计划的数量。

因此,马斯克本人选择和他的员工一起进行一次“996”疯狂的加班旅行,甚至在国内外都有困难的时候,在工厂里长时间地生活和吃饭。事实证明,“斗争”在大多数情况下都能取得好的结果。截至2018年底,特斯拉一举解决了产能问题,年累计销量达到24.5万台,同比增长137%。其中,模型3已交付140,000台,这是最大的增长点。今年第二季度,车型3生产了72,531辆,交付了77,550辆,超过了BBA在北美市场的乙类豪华车,在同类车型中排名第一。

尽管销量激增,但特斯拉股价周二交易后飙升7%,收于240.40美元。它显示了投资者超强的信息和持续增长的预期。

在中国,模型3也从3月开始计划。与此同时,特斯拉在上海的主要超级工厂已经完工,即将进入制造设备阶段。预计到年底将顺利投产。届时,售价低得多的3型和Y型将成为特斯拉在中国拓展业务的最佳杠杆。

可以说,特斯拉成功度过了最危险的时刻。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

事实上,从马斯克规划特斯拉发展路线的那一刻起,这意味着新的纯电车公司注定要走上最艰难的道路。然而,对马斯克来说,他享受这一切。

纯电动汽车的结构比传统的燃油汽车简单,许多核心三电元件供应商长期以来一直提供成熟的产品。然而,与硬件相比,电动汽车模型的电子架构和软件算法更能反映企业的核心R&D实力。经过几年的经验积累,特斯拉一直走在行业的前列。

从S型的最初尝试到X型的不断改进,特斯拉为整车获得了一套成熟高效的电子结构,这可以从不断迭代的两辆车的汽车机械系统和驾驶经验中看出。

如果一个传统的汽车公司拥有如此成熟和先进的技术,它的新车将很有可能被使用,这也是目前模块化平台的优势。另一方面,特斯拉选择了替代3型车,将前灯照明等更多功能整合到更简单的模块中,从而进一步简化车身,从而获得更多的扩展空并有效控制成本。

特斯拉的激进化还在于放弃过渡技术,直接将顶尖技术应用于行业前沿。以自动驾驶技术为例,特斯拉倡导人工智能和计算机视觉系统为导向,而不是采用超技术激光雷达系统。因此,特斯拉从一开始就独立开发了自动驱动芯片,而不是采用博世和其他制造商提供的替代技术。

尽管风险很大,也有一些人受伤,特斯拉还是选择了第一个在无人驾驶的路上吃螃蟹。事实证明,自特斯拉以来,自动驾驶已经成为未来汽车工业的主要研发领域之一。

可以说,特斯拉正在实施所谓的“软件定义的汽车”,他们还打算从供应商那里收回核心硬件技术。

日前,有消息透露,从2014年开始,特斯拉在美国加藤路工厂有一个秘密实验室。实验室的主要研究项目是电池。此举可被视为特斯拉希望在未来摆脱对松下电池供应商的依赖,因为后者的产能问题直接导致2018年上半年3型电池产能有限。

特斯拉的野心远不止这些。改变世界是最终目标。马斯克最近说:

"特斯拉将在五年内生产电动飞机。"

俗话说,“舞台上工作10年,舞台下工作10年”。与更关心财务报表的传统力量相比,特斯拉在这个行业扮演了一个艰难但吃力不讨好的角色。在保守势力眼中,这似乎是一个与生俱来的异常现象。在市场超过美国三大传统市场、销量超过BBA之后,它甚至转移了传统力量的奶酪。然而,它仍在做出未知的努力,并继续是一个孤独的领导者。

    相关文章Related

    返回栏目>>

    河洛网首页

    Copyright © 2019 河洛网 版权所有 dahuimr@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