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热点 • 正文

减轻学校负担,增加家长负担?为什么提前烧钱和学习这么热

发布时间:  来源:河洛网

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孟先生的儿子今年被哈尔滨工业大学录取(等级线、专业设置)。从初中的第四天起,孟先生就一直在补课,粗略估计四年来超过50万元。在山东省泰安市,小学生李兴泽在英语和作文等九门培训课程之间穿梭,处于高度焦虑和疲惫的状态。在广东广州,当一位母亲在网上贴出一张5万元的账单给她的孩子弥补一年的缺课时,她哀叹道:“这不是孩子,这是碎纸机。”

减轻学校负担,增加家长负担?为什么提前烧钱和学习这么热

事实上,他们只是全国补习学生大军的缩影。根据中国教育协会发布的调查报告,2016年中小学课外辅导机构的市场规模达到8000亿元,有1.37亿学生参与。

暑假已经过半了。尽管教育部门一再发布减负令,禁止教师补课进行补偿,但家长仍因焦虑而让孩子尽快参加校外培训。

新闻不是要补课吗?

南大师范大学教育管理与政策系副主任陈红燕表示,在相对缺乏优质教育资源的背景下,家长普遍感到害怕,因此他们不顾成本相互竞争,在狭窄的成长道路上尽一切可能给予孩子优先权。在城市,孩子们不补课是新闻。甚至那些不打算参加培训的家庭也被录取,不得不支付培训费用,这要花很多钱。“不应该让孩子在同学的起跑线上输”,尽管这句话很直截了当,但它是大多数父母的“真言”。

校外培训机构熟悉家长的心理,一般敢于承诺在短时间内提高学生的学习成绩。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北京示范性高中校长告诉Renmin.com,参加学科培训的学生在短时间内明显提高了考试成绩,因为他们提前学习或掌握了某些应试技巧。结果,没有参加纪律训练的学生的父母感到更大的压力,变得焦虑和纠结。因此,他们愿意参加校外培训。

"分数是学生的生命线。"这句话已经流传了几十年,今天仍然有效。与此同时,随着高考加分政策的“瘦身”,高水平特长生仍有可能以较低的分数被录取。至于父母主动送孩子去各种补习班的动机,中国教育科学院研究员楚赵辉尖锐地指出:父母的长期焦虑是他们的孩子将来能否有一份好工作,所以他们应该一步一步地努力让他们的孩子在每个阶段都走在同龄人的前列。北京一名四年级学生的家长直言不讳地说,“我已经让我所有的孩子都参加了语言范围以外的课程。我会花钱为我的孩子赢得一个美好的未来,我不会感到苦恼。”

与学校相比,校外培训机构通常有较小的班级,可以提供“一对一”咨询。上述高中校长表示,这种配置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满足部分学生的个性化学习需求。校长从家长那里听说,一些在学习上有富余能力的“学校霸王”要求家长把他们送到校外机构学习感兴趣的一流课程,希望能迅速提高他们的专业水平。

培训机构认为,鉴于优质教育资源有限,公共教育系统不能考虑所有学生的进步。一些学生跟不上它,一些学生没有足够的食物。对于那些学习能力强的孩子来说,如果指导不恰当,他们可能会成为普通人眼中的“无法冷静下来学习”的孩子。然而,如果他们得到适当的指导,他们可以充分发挥自己的潜力。

“减轻学校负担,增加家长负担”的拉锯战

“减轻学校负担,增加家长负担”的拉锯战正在许多地方展开。碰巧在路上相遇的父母立即转向孩子们注册了哪些班级,以及他们的中期最终成绩如何。一些担心自己的孩子会“在起跑线上输”的父母在聊天时已经下定决心,如果他们不想的话,会尽快把孩子送到培训机构。

对大多数普通学生来说,“通过‘高级学习’,这是通过在学校投入大量精力来实现的,考试成绩可以在短时间内提高,但培养创新人才是不可能的。不同人的发展速度应该根据他们的本性和能力来决定,而不是按照单一的标准来硬性规定。这种促销会对孩子的成长造成伤害,阻碍他们的发展。这反映了父母渴望快速成功和即时利益的教育理念。”楚赵辉对此深表忧虑。

高中校长认为,“提前学习”是指通过“提前教学、超大纲教学、教学考试技巧、变相赌题”等手段,在短时间内迅速提高学生成绩,这违背了学生的认知规律,扰乱了学校正常的教育教学秩序。通过与许多家长的交流,校长发现,尽管家长知道参加培训会增加学习负担,而且家庭的经济压力很大,但他们“不得不这样做”。

单一测试分数标准是根本原因吗?

在一些学校,整个学校“每天围绕分数转,每个月为了分数转,每年盯着分数看”。学生们只能在蜀山探索问题的海洋。没有土壤和空,父母的焦虑越来越严重。教育应该是尊重生命的活动,而不是压抑个性的过程。

从教育公平的角度来看,朱赵辉认为,“如果城市孩子在各种培训课程上花了很多钱,而且他们的分数提高了,农村孩子也会受到影响。他分析说,教育的管理和评估是家长主动让孩子补课和“提前学习”的根源。政府部门要想有效解决这一问题,就不应该继续发布更多的减负文件,而应该促进教育的分权和健康的长期发展。

孩子的生活应该是丰富多彩的,但是家庭和学校不应该忽视孩子的天性,而只关注阅读和进入高等学校。“烧钱”教育的背后不仅有教育评价的导向,还有家长的焦虑和培训课程的煽动。“为了缓解这种局面,最重要的是形成一种多元的评价机制,这种机制不仅可以用单一的考试分数标准来评价学生,还可以让各级学校成为评价的主体。这样,学生就可以根据自己的兴趣和爱好发展自己,减轻学习被动带来的沉重学习压力负担,减少“不输在起跑线上”概念带来的应试情况。只有这样,才能从根本上改善“高级学习”的问题。”楚赵辉说道。

    相关文章Related

    返回栏目>>

    河洛网首页

    Copyright © 2019 河洛网 版权所有 dahuimr@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