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热点 • 正文

被骑自行车的儿童伤害的老人的父母被判赔偿10万元。

发布时间:  来源:河洛网

10岁的贝贝(不是她的真名)正在绿道上骑自行车。她没有保持安全距离,碰到了周老人。结果,她多处骨折,并达到10级残疾。交警部门认定北碚负有全部责任,其父母作为法定监护人,共向周欣支付了10万元的赔偿金,其中包括1万元的精神损失费。贝贝的父母提出上诉。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事故发生时站在路边的周已经履行了他的谨慎职责,驳回了上诉,维持原判。

被骑自行车的儿童伤害的老人的父母被判赔偿10万元。

初审

这位老人骑自行车受伤,导致他十级残疾。

记者了解到,一审法院于去年1月2日发现,10岁的贝贝(生于2005年)沿着花都区新华街花都湖绿道从南向北骑行。因为他没有保持安全距离,他与站在路边的周相撞,导致周受伤。

根据广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花都大队出具的道路交通事故证明,北碚对事故负有全部责任,周某则没有。贝贝是一个民事行为能力有限的人,他的父母是他的法定监护人。

事故发生后,周被诊断为左桡骨远端粉碎性骨折、左尺骨茎突骨折和老年骨质疏松症。医生的建议是休整整三个月的假,住院期间陪一个人。根据南方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的鉴定,周左桡骨远端粉碎性骨折和左尺骨茎突骨折造成的残疾程度为10级。

同时,周住院40天,需要后续康复治疗,医疗费用为46005.2元。贝贝的父亲一共付给周小川36654元医疗费,12000元护理费和赡养费。周最初从事教师职业,于2013年5月退休。

一审法院认为交通警察部门确认了这起事故的责任。贝贝应对事故负责,周没有。贝贝的父母认为周某成年后应该注意交通安全。贝贝是未成年人,周某应该为此承担60%的责任。然而,它没有被接受,因为没有证据支持它。贝贝的父母是法定监护人,对贝贝未成年时的侵权行为承担赔偿责任。

经计算,周的损失总计为10,045元(医疗费用的自付费用为9,351元;伤残赔偿金为69514元;精神安慰费1万元;医院食品补贴、营养费、护理费合计8700元等。),损失由北碚赔偿,扣除北碚父母已支付周欣12000元,一审法院裁定北碚及其父母共同赔偿周欣88045元。

二审

这位老人站在路边,履行了他的谨慎职责。

贝贝的父亲提出上诉,称一审认为他承担全部责任是不合适的。交通事故发生的地方是花都湖,这是一条集观光、观光、健身、娱乐于一体的休闲绿道。有沥青铺成的自行车道供乘客骑,人行道供行人参观。周某是一名从事教育多年的教师。在这样一个人多自行车多的环境中,周某应该有基本的安全注意义务,尤其是在自行车道上行走或站立时。因此,周某在这起交通事故中也有过错,应承担60%的赔偿责任。一审法院裁定,为精神痛苦支付1万元是不合理的,没有法律依据。

二审法院认为,交通警察部门在事故发生当天就这起交通事故的责任作出了责任认定,认定北碚应对事故承担全部责任,而周没有。贝贝和她的父亲都签署了《道路交通事故鉴定书》,并予以确认。他们既没有提出异议,也没有申请复议。因此,最初的判决得出结论,分担责任并不不当。

贝贝的父亲呼吁周在自行车道上行走或站立时不要履行他的安全职责。然而,根据《道路交通事故确认书》(Road Traffic Facement Confirmation),事故发生时周正站在路边,作为站在路边的行人,他已经尽了自己的谨慎职责,因此法院驳回了贝贝父亲的意见。

关于贝贝父亲关于交通费用和精神损害赔偿的上诉意见。法院认为,周作为一名退休老人,由于本案中的两处骨折,患有10度残疾。在治疗和康复期间,交通费用和精神痛苦将不可避免地发生。最初的判决没有不恰当地指出交通费用和精神损害,法院对此予以确认。此外,本案涉及的车辆是自行车,自行车不是机动车,因此原判决认定本案原因为不当的“机动车交通事故纠纷”,法院予以纠正。总之,法院维持一审判决,即事实清楚,适用的法律正确。

原标题:因儿童骑车受伤的老人父母被判10万元

    相关文章Related

    返回栏目>>

    河洛网首页

    Copyright © 2019 河洛网 版权所有 dahuimr@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