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热点 • 正文

“毒地”校长回应质疑:媒体不是真的

发布时间:  来源:河洛网

据媒体报道,江苏省常州外国语学校的数百名学生自从搬到新的地方后,身体出现了异常。很少有学生患有淋巴瘤。常州市相关部门前天回复,学校空气体质量达标,附近原有化工企业未发现大规模危险废物填埋。国家环保部门的一个调查小组昨天抵达常州,但事件仍在进行中。

“毒地”校长回应质疑:媒体不是真的

18日,常州外国语学校国际部向家长(微博)和师生发出公开信,指出媒体报道中的一些“硬伤”。学校校长曹晖在回答家长的提问时说:“媒体不是事实,我们无愧于心。”

根据杨光超的报告

学生的母亲问校长,“我应该相信谁?”

常州外国语学校事件曝光后,常州有关部门做出了“标准”和“没问题”的回应。4月17日,中央电视台新闻报道频繁的外交事件后,家长代表戴女士给曹晖发了一封短信:“曹校长,我想谈谈中央电视台今天播出的内容。以前,只有学校发送了一条又一条短信。今天怎么样?我应该相信谁?孩子不是老鼠,你也是妈妈!”曹晖的回答是:“媒体不是真理,我们无愧于心。”

据报道,常州外国语学校新址位于新北区辽河路55号。学校北面约200米为原长隆地块,包括原长隆、华达和张裕化工厂,总面积约26.2公顷,自2011年6月起已搬迁。2014年3月,常州市决定“实施”该地块的土壤和地下水修复工程,投资预算近4亿元(3.91414亿元)。

常州市环境科学院院长徐普清表示,该项目主要是为了修复商业用地的功能。采用的方法是挖出被污染的土壤,然后运到水泥厂进行异位修复。然而,2014年,水泥市场不景气,水泥厂开工不足,导致原维修期严重延误。

徐普清表示,该项目应于2015年4月至5月完成,但事实上,两个目标项目中只有一半已经完成。开挖过程中,污染土壤堆积在场地和作业面,会造成二次空空气污染。一方面,一些污染物会在风中蒸发和吹走。

长春外国语大学校长曹晖说,学生们集中精力于异常身体状况的时间与土壤修复过程中散发出强烈异味的时间一致,都是在12月之后。

曹晖说:“12月15日之后,我们在空空气中发现了一些异味。这时,我们发现对面正在施工。联系新北区后,我们知道他们正在进行土壤修复工作。空气中的异味特别强烈。”

常州方面回应称,“2015年12月,由于保护不当,维修过程中散发的气味引发了环境投诉”。据了解,该项目的建设单位是常州黑牡丹建设投资有限公司

父母24小时护理测试抽样

据了解,家长曾要求找到自己的测试公司进入学校,并遇到许多障碍。家长代表表示,对于家长联系的许多检测公司,学校必须首先进行资格考试,并且只允许他们去学校指定的三个采样点采样,每个采样点只能挖0.5米。然而,每次学校联系测试公司,公司都以各种原因拒绝了委托。

矛盾于3月1日爆发。同一天,家长与学校预约,并递交了641份体检报告。这位家长的代表戴女士说,当天下午2点左右,曹晖校长以开会为由将自己锁在办公室里,直到第二天凌晨1点,然后在几十名保安人员的保护下离开。

直到3月24日,在媒体的帮助下,上海世普测试技术服务有限公司才得以进入学校,在正常区域外测试地下水、土壤和空气体。戴女士说,从那天起,所有班级的家长都自愿报名参加24小时护理测试和抽样。

记者看到,与奥斯威辛7页的测试报告相比,该公司的报告有118页,显示学校的教室、宿舍、图书馆等场所都检测到丙酮、苯、甲苯、乙苯、二氯甲烷等污染物。央视新闻采访的专家认为,这与长龙小区的污染物是一致的。常州市政府的回应是,两家公司已经在校园内对室内空气体、土壤和地下水进行了测试,测试结果符合标准。

>;>;外交部

《中央电视台报道重伤》

18日下午,常州外国语学校国际部向家长和师生发出公开信,表示他们完全理解家长和师生的担忧,同时指出央视报道中的一些“硬伤”。以下是公开信的相关内容:

首先,从央视新闻报道来看,虽然新闻中的基本事实基本正确,但仍然存在一些“硬创伤”,包括引用的数据、观点甚至镜头语言,这些都是强烈的倾向性。看似客观的调查实际上是记者主观加工的结果。公平地说,没有消息,我们不认为情况如此糟糕。就连一向对环境问题敏感的外国老师也不明白为什么媒体如此严肃地报道这个问题。他们认为烟雾应该吸引更多的注意力。

事实上,骚乱可以追溯到2015年12月下旬。常州外国语学校北侧原长龙、华大、张裕化学小区的土壤修复过程散发出异味,给学校师生的正常学习和教学带来一定影响。当时,这件事引起了许多省级甚至中央媒体的注意,中央电视台一开始并没有跟踪报道。目前,学生们正在为各种重要的考试做准备。九年级即将面临高中入学考试(微博)。国际学生即将参加剑桥全球考试。我们不确定央视最新的报道会对学生产生多大的影响,也不知道央视为什么选择这个时间点播出。

最后,我们想对那些长期以来一直关注和支持我们的朋友们说,我们坚信我们能够在国外度过这场危机。无论最终结果如何,我们仍然坚定地“尽最大努力造福他人”,并坚持“让每一个生命绽放最大的光彩”。

>;>;媒体

“毒地”学校为什么会死?

国外“有毒土地”事件一直在舆论领域不断发酵,环境保护部和教育部相继发出声音。在国家部委的干预下,公众有理由期待这片“有毒的土地”不再是“有毒的”。然而,这六大问题仍有疑问,此类事件可能再次发生。

问,谁在埋他的盖子?在2016年寒假的前一周,学生的父母每天都在学校门口抗议。1月份,媒体发表了后续报道...然而,“有毒土地”的盖子被严重盖住了,数百名学生不得不继续上学,尽管他们知道自己的身体被毒死了。哪个部门和谁在阻止这个问题的解决,这背后是否有任何利益冲突,是否有任何失职或渎职行为?

第二,环境影响评估为何下降?通常,建设先开工后环评,环评报告存在严重缺陷。学校的地点应该仔细选择。离学校很远的地方是一家曾经产生严重污染的化工厂的所在地。然而,学校可以顺利完成。环保是变成了橡皮图章,还是环保被当成了枪,变成了装饰橱窗的“纸老虎”?

第三,学校为什么会死?学生身体状况良好不是一两天的事,学校也不是不知道。它盲目否认和搪塞,其态度令人费解。即使学校是一所声望很高、升学率很高的学校,学生的家长甚至“乞求”它,但问题可以通过像鸵鸟一样把头埋在地下来解决,这样学生的家长就可以放心,公众舆论的疑虑会消失吗?没有正确的态度来解决问题,冲突只会加剧。

第四,事件将如何处理?在事件的事实弄清楚之前,不能武断地认为学生的疾病和“有毒土地”之间存在着不可阻挡的独特联系。这一事件会向什么方向发展,会不会引起高层的关注,会不会受到部门的深入调查,会不会受到有关方面的整改,会不会受到责任人的惩罚,舆论的胜利,事后的处理经验会不会成为事前的指导?

问题5:这个国家还有多少地方?国外的“有毒土地”不是这样。近年来,恶性环境污染不断暴露。公众对空气、地下水、土壤重金属和其他污染的看法是不同的,很少有事件能吸引媒体的注意。这个国家有多少个“常规的地方”,有多少被污染的腾格里沙漠?

问题6:“有毒的土地”能被禁止吗?环境保护部门不能推卸禁止“有毒土地”的责任。其他部门也应该负责保卫土地吗?“有必要使用严格的法规来控制混乱,”面对持续不断的恶性污染事件,法律不能软弱无力。(新华)

    相关文章Related

    返回栏目>>

    河洛网首页

    Copyright © 2019 河洛网 版权所有 dahuimr@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