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热点 • 正文

探索“北流”候选人之路:非北京儿童如何上学?

发布时间:  来源:河洛网

北京临川学校二年级的同学们排队准备上体育课。孙亚男/摄二年级学生在上武术课。孙亚男/摄

作者: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在线记者李越

探索“北流”候选人之路:非北京儿童如何上学?

视频导演:孙亚男

H5:中国青年媒体工作室

编辑:姜伟

在北京昌平区的一所大学校园里,有一所租来的学校。有450名非北京学生,他们的成绩从小学到高中不等。这些孩子与他们渴望的大学生活只有一道铁门隔开。自2012年成立以来,这个名为临川学校的地方一直被视为非北京学生家长的希望,是“北京唯一一所”的存在。

在北京这个拥有2000多万人口和许多学校的大城市,高中入学考试和大学入学考试都不对非北京学生开放。

作为一种探索,临川学校最初只是按照江西高考自主方向为北京的江西学生提供教学实践,后来又扩展到了北京的非江西学生。

“这是一次探索和尝试。我只希望北票的孩子像当地孩子一样正常上学,参加正常的高中入学考试和普通的高中入学考试。”十月的最后一天,学校创始人胡玉龙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他戴着眼镜,穿着深蓝色西装,打着条纹领带。这个看似优雅的男人在谈论关键点时,不禁激动地挥舞着双臂。他写的校歌宣称“前进的洪流不可阻挡”

七年前,胡玉龙被调到江西省福州市驻京办工作。村民们称他为“胡老”。此前,他是临川区教育局局长。

在他刚到北京时的一次村民集会上,一位开着豪华车并能呼风唤雨的企业家向他泼了一盆苦水。“物流业做得很好,其业务量在亚洲排名第一”,但只有一件事能说服他承认失败。因为北京没有户口,这位企业家面临着一个艰难的选择:要么放弃职业,带女儿回老家学习,要么放弃家庭纽带,让她独自回老家学习。

胡玉龙被这次聚会深深打动了。后来,这位前教育主管发现,只要村民们聚在一起,这个话题就离不开“上学”。

2000年后,北京开始提高非北京儿童的入学门槛。2010年,北京普通小学近一半的注册学生是非北京学生。初中生的比例下降到30%。然而,在高中,只有10%的非北京学生留下来。根据相关规定,非北京考生不能在北京参加高考。

对于把景德镇陶瓷、安义门窗、吉安菜和紫溪面包带到北京的40名万江西方人来说,“让他们的孩子在北京接受教育”已成为当务之急。一些家长选择职业学校或昂贵的国际学校,但是更多的人不得不把他们的孩子送回家乡学习,成为留守儿童。即使我依靠“拼写一个父亲”留下来学习,当我回到江西高考时,我不得不面对一份与北京教科书完全不同的试卷。

在另一次晚宴上,非北京学生能否在北京上学的话题和高考又开始了。

“不管我有多能干,我都不能解决孩子们上学的问题。该政策何时发布?”胡玉龙的非北京同胞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北京的教育资源有限。如果门槛提高了,那就不会有坍塌了?”持有北京户口的市民拍了拍桌子,问道:目前的情况是和尚太多,粥太少。

当餐桌上突然刮起大风时,胡玉龙左右为难。双方持有不同意见。他能理解。有人把他推到了风口浪尖,并建议这位前教育主管应该开办一所学校来解决江西非北京儿童的问题。

“与其等待政策变化,不如探索一种能真正解决问题的新方法。”他重重地拍了拍沙发扶手,“一方面分担政府的忧虑,另一方面分担人民的困难。”

在北京江西企业商会的全力支持下,他决定“以行动结束这场毫无意义的口水战”。

胡玉龙也有一个临时北京户口。20世纪80年代,他在中国人民大学学习(分数线,专业设置)。毕业后,他选择回到江西老家。他于2004年掌管临川教育局。临川一直被江西学生视为“学习的圣地”。临川一中、二中被誉为“不亚于北京人大附属的北京四中、二中”。

“尽管我仍然想回到家乡参加高考,但把临川的学校搬到北京将使江西学生在家乡享受家庭纽带和优质教育。”从事教育工作已久的胡玉龙用手轻轻抚摸自己的膝盖,对自己熟悉的领域充满信心。

在高一一一班的教室里,背面贴的成绩单格外显眼。黑色墨水笔极大地显示了每个人在期中考试中的进步。与两个月前刚入学时相比,许多人已经取得了很大进步。在语文课上,老师引导我们思考“为什么我们需要向鲁迅学习”。

二十五名学生被分成几组进行讨论。像“正直”、“敢于说真话”和“不妥协”这样的词接二连三地出现。“勇敢地面对现实,”一位同学大声说道,并迅速捂住了嘴。

“事实上,地面上没有路,当更多的人行走时,它就变成了一条路。”鲁迅的这句话,胡玉龙经常对自己说。不管有多难,他都决定走一条路。

北京市有16000平方公里的土地,找到一个场地很容易让他绊倒。为了满足批准的准备条件,2011年全年他每天都在网上搜索线索,平均每天跑两个地方,搜索大兴、房山和顺义。

“就在密云。”他捏了捏手指,数了数。因为他们不愿意花钱,北京办事处的负责人经常乘地铁和公共汽车旅行,这需要三四个小时。在临川,这位前教育部长只需要“轻轻一挥”就能建起一所学校。

2011年,北京开始加快对非北京儿童的入学控制,关闭了24所流动儿童私立学校。胡玉龙想为非北京学生赢得一个席位。

申请办学许可证的申请被驳回,但获得的资金“没有问题”。因为没有钱来办学,也看不到立即的回报,前五个投资者中有两个撤回了他们的钱。自从这所学校开办以来的四年里,它从来没有收支相抵。许多家长认为每年两万元以上的学费“有些贵”,但所收的钱“不足以支付教师足够的租金”。

在那段时间,他通过跑步减压,这是胡玉龙大学时探索的放松方法。晚上,他换上白天穿的西装和皮鞋,穿上一双舒适的运动鞋。他习惯于在黑暗中摸索前进。

胡玉龙的行为感动了一位江西省领导人。“我们派老师去新疆和西藏。为什么我们不能派老师去北京教育我们的孩子?”为了保证教师的实力,领导明确指示,派往北京临川学校的教师应作为教师派往福州市,并保持其作为公共教师的身份,“让江西外地学生感受到家乡的温暖”。

前任教育主管聘请了临川一中的老校长卢国兴

然而,当临川学校在2012年开始招生时,只有70名学生。投资者建议他“停止”并“输不起”

"即使只有5到10个人,我们也必须这样做!"胡玉龙坚定地回答。这种坚持就像他上大学时一样,他独自从北京海淀区步行去长城,即使很难。

胡玉龙办学两年后,政策又变了。非北京籍父母需要持有北京暂住证、北京工作就业证、家庭户口簿等证件才能办理9年义务教育入学手续。2016年,非北京学龄儿童入学所需的“五种证书”成为28种证书。

由于没有证书,林超在初中一年级时被学校老师提醒,“你不能在北京上高中,请尽快联系学校”。因此,他的父母把他送回了江西老家。

"它不能融入江西的学校生活."这个说北京话的男孩正在碗里咀嚼糖醋排骨。他不喜欢著名的赣菜。

回到江西上学后,老师用家乡方言讲了一个笑话。所有的学生都笑了,但是林超不知道该说什么。他不在父母身边时,他甚至开始学会用拳头解决问题。六个月后,林超逃回北京学习散打,“再也不想上学了”。

林超班上的一个女孩在初中就读于一所公立学校。学生们经常用“我必须”造句。当其他学生用炫耀的语气说“我有北京户口”时,她必须马上闭嘴。即使是班上以非北京籍为标签的学生,漂亮的分数也不能令人信服。在临川学校,“每个人都不是北京人,不会感到受到歧视。”

今天,林超在临川高中上学。林超在“纪念刘和珍王子”的课文上小心翼翼地写下了老师的板书:刘和珍是一个渴望真理和进步的年轻学生,充满战斗精神,有远见卓识,温柔善良,有爱国热情。回到父母身边后,这个不想上学的男孩继续努力,在上次生物考试中获得了第一名。

在这所租来的学校里,江西元素随处可见。走廊上,临川人汤显祖、王安石和曾巩在墙上微笑,班级以这些名人命名。为了满足“江西胃”,学校食堂专门引进了一些江西特产,如小炒肉。但是这些在北京长大的孩子起初并不知道他们著名的家乡,他们的味蕾也失去了吃辣椒的家乡记忆。现任校长魏媛媛也将江西引进的临川教育模式与北京的素质教育思想“江西勤奋学习,北京远见卓识”相结合。

这些孩子可以和父母住在一起,他们用红纸包了一些百合,送给胡玉龙,胡玉龙一直把它们放在书柜里。

“在以前的暑假里,我很快就关掉了手机,害怕被要求上学。”胡玉龙摇了摇手机。"我们现在必须打开它,主动卖掉学校."在培训了两名毕业生后,这位低调的教育家逐渐接受了媒体采访,一遍又一遍地解释他的想法。在他看来,这是“为北漂流的孩子们探索道路”。

从2015年起,江西高考将不再是一个单独的命题,并将纳入国家试卷。临川学校提供更多的地方招收来自其他地方的孩子,并开始扩大全国各地教师的数量。北京的公立学校老师张贴了临川学校的招生信息,为非北京学生指出了“第二条路”。江西省领导多次走访学校,赞扬这种服务村民的方式。一位前来咨询的父亲手里紧紧握着招生手册,感慨道:“孩子终于有了一个不需要到处移动的窝。”

在胡玉龙的办公室窗外,一只名叫王旺的狗正在和学生们追逐。学生们建了一个窝,喂它牛奶和火腿肠。流浪多年后,他也在临川学校找到了一个家。

在教育局工作时,胡玉龙一直倡导“办学与社会需求相结合”。当他面对的不是成堆的文件,而是渴望上学的双眼时,他终于明白了这句话的重要性。

"当一个孩子感受到社会的温暖时,他就能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胡玉龙用手指轻轻碰了碰他的黑色眼镜,最后脸上露出了笑容。

资料来源:《中国青年报》(2016年11月18日,09)

责任编辑:白墨

    相关文章Related

    返回栏目>>

    河洛网首页

    Copyright © 2019 河洛网 版权所有 dahuimr@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