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疾病百科 • 正文

山东蜱叮咬花费数万元来查明原因

发布时间:  来源:河洛网

■核心提示

由于疑似蜱叮咬,山东蓬莱的患者不得不接受数十至数百次检查,费用高达数万元。在河南商业城,患者可能要花费数千元——由于病原体尚未分离,医院对疑似蜱传疾病的治疗显示出很大的差异。[相关话题:蜱类疫情扩大,全国许多人在叮咬后死亡]

但是,由于财力和人力资源有限,基层防控体系仍然无法做很多宣传和预防疑似蜱传疾病的工作,也使得当地疾病控制部门难以全面控制。

对此,相关专家和基层防控人员都呼吁国家在财政支持下,尽快将疑似蜱叮咬引发的疾病纳入法定报告传染病。

曲青香是蓬莱市北沟镇南王圩村的农民。他以种植葡萄为生,年收入超过1万元。

今年6月20日,她被葡萄地里的一只虱子咬了。这一次,吃掉了10年的收入。

超过2米长的钞票,超过100个测试。

9月11日,73岁的崔天凯拿着妻子蔡方云的照片。

9月13日,瞿青香(右)和他的妻子出示了一张价值超过10万元的两米长的“超值”治疗账单。

在蓬莱市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呆了25天后,总共花了11.3万元进行治疗。64岁的瞿青香得以逃脱并挽救了他的生命。

瞿青香不明白为什么要测试100多个项目。为什么她使用的强力霉素在河南报销,而在山东却没有?

9月10日,山东省卫生厅报告了蜱的问题。全省共发现“发热伴血小板减少综合征”182例,死亡13例,其中蓬莱市26例,死亡6例。有些病例有明确的蜱叮咬史。

从河南、江苏、安徽等地报道的信息来看,该疾病的病例数正在增加,今年报道的死亡人数高于往年。

记者调查发现,虽然卫生部门强调疾病是可以预防和治疗的,但基层卫生防疫的一些问题,如如何宣传预防、如何诊断和治疗,甚至药品的报销范围,在疾病的诊断和治疗过程中都暴露出来,需要规范和统一。

高额医疗费用和诊断失败

瞿青香通过新型农村合作医疗报销了2.5万元,但她和妻子仍然担心超过8万元的债务。

在蓬莱,青香并不是唯一一个医疗费用高的地方。

玉佩河村的肥皂家庭在花费10万元后死亡。陆永华,北李庄村,花费5万元后去世。

今年7月,来自通经村的85岁女性马淑玉(Ma Shuyu)也被蓬莱市人民医院诊断为“发热伴血小板减少综合征”。治疗持续了14天,费用超过4万元。

进行了70多次试验,使用了各种药物。后来,每天加入4块血小板,每块1400元。

这家人决定放弃,回家准备葬礼。“我们真的没办法。当我们在后期住院5000多天时,人们已经失去意识,我们负担不起。”王桂明,马淑玉的女儿。

放弃治疗的马淑玉在回家后逐渐恢复了知觉。她在服用孙子购买的维生素补充剂后开始康复。

蓬莱湾子口村的蔡方云就没那么幸运了。7月22日,蔡方云在烟台玉皇顶医院住院4天后死亡。共花费12,418元,其中测试和实验室测试共花费4,000元。她还接受了70多次检测,包括血清、巨细胞、乙型肝炎、丙型肝炎、梅毒和艾滋病毒(人体免疫缺陷病毒抗体检测)等。

在记者采访中,许多疑似蜱叮咬患者的家庭询问了一些医院经常进行的几十项检查。这些病人的实验室检查和测试费用约占治疗费用的一半。

当地乡镇医院院长表示,由于乡镇医院和县级医院无法治疗蜱叮咬,患者只能去蓬莱市人民医院。他做了一项调查,每个治愈病人的平均费用是3万到4万英镑,而死亡病人的费用超过6万英镑。他说蓬莱山区农民人均年收入超过4000元。

记者了解到,河南省商城县也是蜱患最严重的地区,患者的医疗费用一般在几千元至一万元之间。

    相关文章Related

    返回栏目>>

    河洛网首页

    Copyright © 2019 河洛网 版权所有 dahuimr@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