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要闻 • 正文

专家表示,房地产市场的缺点不是价格上涨,而是利益分配不均。

发布时间:  来源:河洛网

真正让我们认真思考的是,在房价上涨的大趋势下,如何合理分配这部分社会红利,以缓解中国社会的民生压力,实现效率与公平的平衡。

专家表示,房地产市场的缺点不是价格上涨,而是利益分配不均。

近年来,出台了各种政策来规范房地产市场。中国的房价问题再次成为一个社会难题。然而,坦率地说,将价格上涨视为房地产市场的不利因素只是一种情感上的政治权利。它不仅忽视了中国社会的历史阶段和现实状况,也抹杀了迫切需要解决的现实问题。

实事求是地说,中国的房价问题具有复杂的区域特征,不能概括为“异常高”。虽然“北、上、宽、深”的房价正在上涨,但长春、沈阳、秦皇岛等二线、三线城市的大量房价长期处于低位甚至下降状态。哀叹房价飙升和缺乏安置青年的地方的人往往无意中忽略了这样一个现实,即人们只愿意将青年安置在“北、上海、广州和深圳”等一线大城市。在纽约、莫斯科、伦敦和巴黎等大城市,年轻人难以买房是一个普遍的现实。高地价是供求关系的必然结果吗?在这些大城市,大多数外国人和年轻人不得不租房子来解决他们的生活问题。呼吁“北、上、宽、深”成为一个人人都可以买房子、买房子的地方,只是一厢情愿地画蛋糕充饥。

虽然中国的房价机制存在诸多弊端,如土地金融和户籍制度,但对于正处于城市化中期的中国来说,一线城市房价的上涨也是社会流动性、城市化和社会经济水平提高的必然结果,亿万城市居民因此成为资产持续升值的受益者。在这样一个历史阶段,期望通过降低房价来缓解民生问题是违反城市发展基本规律的,也会给许多城市居民造成巨大的财产损失。

真正让我们认真思考的是,在房价上涨的大趋势下,如何合理分配这部分社会红利,以缓解中国社会的民生压力,实现效率与公平的平衡。从目前中国社会的实际情况来看,我们主要可以集中在三个方面:

首先,对超过合理人均面积的房地产征收合理的税收负担,并对城市拆迁给予巨额补偿,使公众能够公平分享城市发展的红利。

第二,从政府拍卖土地和征收房地产税的收入中,应拨出必要的资金,建设廉租房和青年公寓等大型公益物业,以缓解低收入和青年群体的生活困难。

第三,积极疏散城市功能,发展城际交通,改善郊区通勤路线,使城市居民能够在低成本住宅和城市工作场所之间廉价出行。

当然,从根本上说,要真正缓解“高房价、大城市难住”的问题,就必须解决地区与城市发展不平衡的问题,让市民可以就地居住,而不是涌入一线城市寻找机会。

在任何社会快速发展的过程中,必然会有一定程度的社会撕裂。一线城市飙升的房价实际上是这种撕裂的表现。为了减轻撕裂的痛苦,不可能冲动地抑制房价——以前的规定也表明抑制并不能解决根本问题。房价的上涨也是社会财富增值的表现。关键在于财富如何分配,利益如何平衡。中国社会最终会在城市化进程中找到自己的中庸之道。

    相关文章Related

    返回栏目>>

    河洛网首页

    Copyright © 2019 河洛网 版权所有 dahuimr@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