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娱乐 • 正文

如何制作“粗暴行走”的节目?

发布时间:  来源:工人日报

传统工作室的采访逐渐变小,新的采访形式还在探索中,《十三邀请》就是其中之一

如何制作“粗暴行走”的节目?

如何制作“粗暴行走”的节目?

本报记者陈俊宇

订阅提示

贴有采访节目标签的“十三邀请”是“异类”,拒绝“油滑谈笑”,倒不如充满移动性,对抗“冒犯”,保持沉默。 这完全符合节目的名字。 嘉宾来自13个不同的领域,像小说家、哲学家、商人、导演、演员等13个不同维度的“社会切片”。

《十三邀请》已经进入第五季。 朱凌卿制片人一谈到这个节目,经常会冒出一句话来,就成了“粗口走板”。

过去,《艺术人生》、《陆豫有约》、《超级访问》、《杨澜访谈录》、《非常静距离》等传统采访节目的国民度也很高,现在逐渐淡出舞台。 依赖网络平台的采访类节目正在兴起,人们正在尝试改变节目的形态,节目形式越来越多样化。 例如《鲁豫有约大咖一日行》的真人秀节目采访、以采访者第一视角为中心的《十三邀》和《只看三天》等。

节目季复一季,关于“变”和“不变”,朱凌卿说:“我们对《十三邀请》做什么很明确。 它关注独立的个人,关注所有人,关注所有人成为现在这样的原动力,关注所有人对未来的想象,这是前所未有的。 ”。

缘起

2015年夏天的一个下午,在北京花家小楼的会议室里,李伦、王宁、朱凌卿和许知远讨论了采访节目的可能性,即许知远的个人视频专栏。

我应该和谁说话? 许知远在一张印刷文件的背面写下了一系列的名字:哈默贝斯、周润发、莫妮卡·贝鲁奇、陈冲、比尔·盖茨、陈嘉映……这些人在许知远不同的人生阶段,留下了鲜明的印象。

不依赖十三,如麻将十三,有“十三邀请”。 当初的名单,有实现的,也有还在读许知远心的。

没有明确的目标,先拍拍看,节目第一季第一期的嘉宾是罗振宇。 采访时间是2016年初春,那是知识付费的风口。 许知远对他抱有偏见,对《逻辑思维》的那个可疑、大杂烩式的知识销售非常不舒服,但因为罗振宇老实的惊讶,说话很开心,也很不解决。

这次采访从下午到深夜持续了4个多小时。 那天的录音师在做这项工作时,他说:“这是唯一的全过程听到的,虽然听不太清楚,但是很有趣。” 这是现场工作人员的第一反应,觉得很有趣,朱凌卿意识到:“这件事大概可以做吧。”

节目受到更多关注,置身舆论漩涡的是第二季第一期,对话嘉宾是马东。 那个时候,他在处理综艺节目《奇怪的说法》。 许知远困惑的说“关于很多问题,有什么争执”,马东直接回答说“不是给你看的”。 争论发生在“精致化”、“娱乐本质”、“对时代的认识”等话题上,曲高和寡居和接地气,看起来不太和谐的“尬聊”,即使放在2017年,依然看起来“不合适”。

争论带来的不安和不适,让许知远有了新的感受和视角,让他了解他人,理解融入观念的生活,“让生活有了更多的感受,观念也会更清晰”。

“在我们心中,我们知道这不仅仅是一份工作,每次面对新的嘉宾,我们都期待着被嘉宾和道听途说的经历所打开。 ”。 进入第五季,朱凌卿感触颇深。 “对我个人来说,所有的嘉宾都会在不同的方面给予新的变化、新的启示,摆脱相对一成不变的日常生活,得到新的思考、更高的要求,以及一些安慰。 ”。

亲密无间

“建立亲密关系是很重要的。 身体上的亲密,包括智力上的亲密,对社会的运营是多么重要”。 这是《十三邀请》第五季的开头复印件。

突然的疫情使一些预定的拍摄计划无法实现,与亲人物理接近,不知道内心是否接近,或者被迫远离熟悉的社会状态,关系是否被切断。 敏锐地发现这个时代的情绪,呼唤“亲近度”成为了新赛季的关键词。

为此,许知远去学探戈,在片头也表演了。 他说,学习探戈也是在学习如何建立亲密关系。

许知远认为,当人们的生活从三维世界倒退到二维时,具体的语境就会消失,一切都变得尖锐。 随着移动互联网的飞速发展,人们在网络世界里狂欢,寻找慰藉,换取些许亲密,高度孤立。 疫情发生后,这些越来越明显了。 “培养心灵的丰富度是重要的对抗手段,但由于这许多个体难以达成,需要彼此的支持,亲密度尤为宝贵。”

2020年年底,时隔5年许知远会见罗振宇时,两人谈论了疫情的影响。 许知远说:“亲密是多么重要的事啊。 亲密带来亲密,亲密导致勇敢。 因为我觉得我们支持着对方。 你周围的人和你想法一样。 特别是孤独的时候,得到这样的支持,创造亲密感是很重要的。”

更具体的变化是,新赛季的采访许知远从书中的经历进入生活经历,进入、体验、感知和理解嘉宾的生活。

新赛季采访了演员王宝强。 做这个节目的时候,许知远成为了一天的大众演员,从凌晨3点半开始,和来自不同地方的年轻人一起等待,到晚上10点多,变成了两个场景,100元的“报酬”。

当这些年轻人的表演表达他们的渴望时,许知远明显感到了语言难以解释的感动。 “感受到了,生活就会变得有趣。 我不是鄙视它,而是告别单维的思考。 ”。 许知远说。

丰富

无论是许知远还是《十三邀请》制作团队,都反复表示讨厌固化,害怕“正确”,担心框框,喜欢自由和意外。

“我怀念以前更不成熟的时候。 那是苦涩的摩擦,不是所有事都应该春风融化雨,润物细无声。 采访中过去的突兀是与世界对峙的方法,如果没有它,我宁可是个问题。 ”。 许知远说。

例如节目受到好评,制作团队也对此非常警惕。 朱凌卿说:“去满足这个好评,《十三邀请》只能向一个方向前进。 这是错误的。 有必要改变。 更意外,必须做更多荒唐的事。 ”。

从国内采访节目的发展来看,《艺术人生》、《吕昱有约》、《非常安静的距离》等都是在工作室录制的,追求顺畅的对话、和谐或煽情的气氛,追求圆满的结局。 传统工作室的采访逐渐变小,新的采访形式还在探索中,《十三邀请》就是其中之一。

朱凌卿说,他在刚决定“十三邀请”时,认为应该表现得更自由、更个人、更放松、更深刻、更有思想愉快。

这一切的出发点都是许知远的个人兴趣。 在人生的各个阶段留下印象的是,时代在变化。 例如,他充满好奇心,成为客人选择的标准。

与不同的嘉宾对话,许知远作为外来者进入了新的领域,没有很多了解。 但是,他认为这是自我治愈,抛弃自我,在自我消失中得到瞬间的幸福,然后又陷入自我混乱。 循环往复,许知远接受这种持续,“如果观点表达得当,其影响将更深”。

许知远认为,《十三邀请》不是纯粹的思想和娱乐采访,需要更准确的评价。 “我们试图探索这个时代的智慧和情感布局。 那应该是一个非常丰富多样的世界。 不断尝试不安的精神和灵魂,尝试的精神才是节目的精神”

    相关文章Related

    返回栏目>>

    河洛网首页

    Copyright © 2019 河洛网 版权所有 dahuimr@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