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娱乐 • 正文

《山海情》:结关宁脱贫之梦,贯穿东西的中国结

发布时间:  来源:光明日报

编者的话

《山海情》:结关宁脱贫之梦,贯穿东西的中国结

由国家广电总局主办的电视剧《山海情》创作座谈会1月27日在北京召开。 23部电视剧《山海情》讲述了20世纪90年代以来宁夏西海固人民在党和国家扶贫政策的指导下,在福建的对口援助下,通过探索和奋斗脱贫致富之路获得美好生活的故事。 该剧自1月12日在浙江卫视、北京卫视、东方卫视、东南卫视、宁夏卫视、腾讯视频、优酷、爱琪等平台首播以来,取得了不俗的播出成绩,口碑发酵上升,成为破圈层主旋律作品。

座谈会、主创代表讲述了各自的创作历史和创作感悟。 行业专家围绕该剧的创作背景、主题构思、艺术表现、制作质量、现实意义等进行了深入探讨。 本报告将选一部分参加会议的代表发言,应读者的要求。

深入现实生活,歌颂伟大的实践

《山海情》的创作过程,是深入实施“新时期精品”工程,充分发挥“全国一局棋、集中力量办大事”制度优势,在重点项目上推进整体创作的创新实践。 我们将更加严格,借鉴《山海情》的成功经验,紧紧围绕党和国家的重要时间节点,全力抓好党建党100周年和今后5年电视剧的创作生产,推出更多无愧于伟大时代、无愧于伟大国家、无愧于伟大民族的优秀作品

第一,把握时代脉搏,构建精神家园。 山海情》获得最广泛共鸣的原因是,努力进行了生活提炼、精神提炼,不仅脚下有泥土,心中有火、有眼有光,处处表现出博大的国家情怀,蕴含着巨大的精神力量和崇高的价值追求。 希望创作者们从中得到启发,进一步加强政治责任和历史担当,高举思想旗帜,树立精神支柱,树立撰写新时期史诗的雄心壮志,努力创造体现历史高度、彰显时代价值的优秀佳作。

第二,让生活牢固扎根,讲述老百姓的故事。 山海情是真心呼唤真相,充满深情的触摸,展现了黄土地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展现了人民在脱贫道路上的主体地位,用真挚朴素的感情打动了观众。 创作者们进入生活,接近人民,从最真实的生活出发,从平凡中发现伟大,从质朴中发现崇高,深刻提炼生活,塑造人民群众丰富多彩的形象,以优秀的作品聚焦时代洪流中的平凡人,

第三,遵循创作规律,提高作品质量。 《山海情》虽然创作时间紧迫,但剧组没有选择在电影院拍摄到底,没有扫描几个空镜子使用到底,而是踏踏实实地选择了实景、现场拍摄,以精彩的画面构图展现祖国壮美、广阔。 以生动的人物形象记录国家发展道路的烙印,交融人物、故事、环境水乳,贴近观众的创作如《山海情》,牢固树立质量观念和精品意识,注重全过程的质量管理,发扬工匠精神,各个环节应有尽有

第四,坚定文化信心,加强中国表现。 山海情》对中国解决贫困的途径和方式表现出信心,实现了大巧不工、大象无形。 剧中勤劳的中国人民、热情朴素的党员干部、跨越山海的心血交流,是典型的中国人物和中国故事。 剧中对乡土中国、人情伦理的着墨,对中国式亲情关系的点染,体现传统美德和时代精神的女性角色的形成,激发了知识分子对国民精神的诠释,对中华民族的文化认同和集体记忆。 这种诗意、美感和东方哲学意味深长的故事表现,具有不可替代的文化魅力。 希望电视剧创作不要忘记本来的样子,讲中国故事,弘扬中国精神,让中国人民更好地认识中国,让全世界人民更好地阅读中国,同时让中国电视剧以鲜明的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风格在世界上扎根。 (作者:聂辰席、中宣部副部长、国家广电总局党组书记、局长)

尊重艺术规律,放大主流声音

《山海情》的成功展示了我们党文艺实现题材资源的优化配置和创作生产力诸要素篇、导、演、拍、录、美、音人才优化组合的成功之路。 《山海情》实现了扶贫题材乃至新农村建设题材的新表现。 它既有独特的艺术眼光,深入挖掘深刻的内容,展现出《扶贫首创志》的精神,又展现出教育扶贫、科技扶贫、两省联合扶贫等内容。 这部剧虽然只有23集的体量,但是用很大的篇幅写下了深厚的文化内涵,兼具精神高度和艺术价值。

最近在电视画面上掀起了现实主义的创作热潮。 从《装台》《大江大河2》到《山海情》,反复检验了现实主义创作具有经久不衰的生命力和感染力这一真理。 这里所说的现实主义不仅是创作方法,也是创作精神。 现实主义文艺作品越描写现实生活,就越丰富。 这要求创作者尊重艺术规律,从现实出发,不突出苦难,不回避艰险,不美化生活,而是直面人生,开拓未来,给人带来光明和希望。 《山海情》很好地落实了这一创作理念,为相关电影的创作积累了宝贵的创作经验。

无论哪部作品,无论播放多么优秀的作品,网络上总是会出现不同的声音。 文艺评论的作用是引导创作,出精品,提高审美,引领风尚。 所以,我们必须笔直地壮大主流声音,科学、准确、全面地指导艺术评论。 主流评论的声音一定很强烈,抑制那些杂音,为创作创造良好的生态环境。 (作者:仲呈祥,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

真实地再现消灭贫困的艰苦奋斗

山海情》开头出现的是橙色西北风俗画。 整部剧的构图以黄色为基调,既能接近西北戈壁沙漠的地理景观,又能唤起印象派绘画般的艺术体验。 作品中所选的音乐以激昂奋斗为主旋律,配上陕西方言,再加上老中青几代演员的精湛演技,这些元素的配合共同勾勒出了为打造美丽家园而艰苦奋斗的感情氛围。

得益于这种气氛,讲述了一个仿佛从这片黄土地上诞生的好故事。 观众仿佛被带到了20世纪90年代,村民们从“最不适合人类居住”的贫困山区涌泉村搬到了戈壁沙漠的吊庄,上演了悲喜交集的人生剧。 首先居民们不想移居,但也有人发现已经约定移居的戈壁沙漠几乎一样难以生存而反感地逃走了。 去还是不去,居民们多次被生存问题所困扰。 吊起庄移民后,靠什么维持日常生活,用水等生活设施的问题,困扰着居民们。 出现了种蘑菇、卖蘑菇、制止打工潮、整体搬迁动员会等故事。 通过这个真实动人的故事,真实地再现了整体容易发生转移的艰难曲折性。 特别是其中村民们真实的生活情节、微妙的感情波澜被充满悬念地描述,富有情趣,对观众具有吸引力。 (作者:王一川,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

集中体现扶贫攻坚的制度优势

电视剧《山海情》以广阔的艺术视野挖掘了题材深刻的内涵。 宁镇的故事沉重而宏大,真实而具体,有悲苦的贫困史和丰富的现实成果,涵盖了中国式扶贫的各个方面,集中体现在制度在脱贫过程中的优势,为创作提供了广阔的驰骋空间。 这个故事还具备了为人类消灭贫困提供中国经验的国际表现意义,它从一家到村镇、省市、中央,写下了这场消灭贫困攻坚战的总体布局、实施方法和赫战果。

观众评价这部剧使用最多的语言为“真实”和“土味”。 观众感受到真相的首先是作品不可避免地会因为贫困而残酷现实。 用驴卖女儿,一家三口只有一条裤子。 这些故事一下子抓住了观众的心。 真相还表现在年代和生活环境的还原上,如地窝子、土块室、漫天黄沙、服装、道具等细节,以及用纪年式的结构来表现故事走向的手法等。 土味确实是作品对乡土文化的表现。 涌村马家和李家两个姓的起源,村民之间人与物的相处方式,都具有鲜明的中国文化特色。 真实的中国故事和朴素的文化风格,给了作品很强的感情力。 (作者:李京盛,中国广播电视社会组织联合会副会长)

到人民中间汲取创作的力量

《山海情》结束了首轮播出,但我们还意犹未尽。 主要观众的反应让我觉得山海情没有了。

命题的时代高度和紧张的制作周期,还有我们很久没有找到合适的表达和切入方式,所以心里一直砰砰跳。 找不到方向的时候,就问脚下的土地,去人民中寻找力量。 事实证明这种创作方法是有效的。 观众看了这部剧,和创作者们产生了共鸣。 他们仿佛成了涌泉村的“精神村民”,体验剧中人的“脱胎换骨”的真实感,共同经历人物的生活,跟着村民们担心金滩村的通电、通水问题,担心孩子们的辍学问题。 多亏了这部电视剧,观众感受到了土地的厚度、奋斗的力量和生命的繁荣。 这部剧也打破了家庭观剧味道本来世代之间的差异,追剧的观众中既有传统的中老年观剧人,也有很多年轻人。

我们在制作戏剧的过程中,一直在题材上进行多元化探索。 特别感谢有《山海情》《大江大河》这样的作品,能够坚守现实主义的方向性,始终扎根土地,让人民扎根。 这样的创作经历让我们的电影制作者们站在土地上,站在人民中,再次接受精神洗礼,具有更丰富的创作力量。 (作者:侯鸿亮,电视剧《山海情》制片人)

对扶贫道路“一个也不可缺少”的深刻理解

回顾扶贫题材的创作历史,许多作品都是一地一村的救命故事,剧情空之间和角色谱联系本地化。 然后,《山海情》创新性地引入和挖掘了“东西部扶贫合作”的构想。 呈现福建省对口合作宁夏回族自治区的故事,通过剧中从“福建省宁村”到“福建省宁镇”的建设轨迹,第一次携手兄弟省区扶贫。 从省区层面理解扶贫道路“缺一不可”的内涵,从超越一地的国家视域领略共同富裕的蓝图,从东西方对口合作扶贫的做法中展现出全国一局的设计,使这部剧蕴含着历史纵深感和国家展望的宏大格局。

因为陈金山错误地报了撞机,他去了郭福建的航空目标,准确地进入了戈壁小学的校园,在这期间,福建人的形象和福建口音的队列,不仅打动了剧情,还加深了意义。 “志合者,不远山海”是电视剧标题的由来。 闽宁两地对口合作的扶贫开发事业,将与中国合作实现共同富裕的目标。 剧中,福建形象断断续续出现,递进相连,整体处于配角线。 但是,在戏剧板块的设计中,福建的形象总是以“反客为主”的方式,扮演着自己担任的精彩角色。

《山海情》写下了贯穿东西的中国梦,系闽宁中国结,与风云共驱,与时代同行。 (作者:赵彤,中国文联电视艺术中心副主任)

书写努力的人的内心历史

我是西北人,我们村离闽宁镇几百公里,但是西北人的生活习惯、早期的贫困落后,性格特征相同。 我们村里也有马叫水、溅起水花的人。 所以我在宾宁镇和西海固采访的时候,对那些采访对象并不陌生。

但是,正当我觉得创作顺利的时候,难度增加了。 在大纲阶段,多次交稿,都没有得到认可。 我们一度认输,甚至想放弃。 后来不断反省,才慢慢明白:一是压力大,不太想写,反而找不到方向。 二是情绪高涨,想写吊庄移民的变迁史,但空坑无力,人物扁平,看起来不接地气。 所以我们重新出发,在和导演交流剧本的时候大胆提出,这次我们不写变迁史。 用文学的表现,拍摄这百万以上吊庄移民的心灵历史,向时代说明,给子孙留下记录。 幸运的是,导演也赞同了我的想法。

文学的力量,我的理解是感情永远比思想深,打动人心。 《山海情》之所以能得到观众的喜欢和认可,是因为创作者敢于坦诚面对这段历史,不回避人性,不辜负人心,不粉饰生活,用我们赤诚的心和对这片土地的爱,完成了这部作品。 (作者:王三毛,系电视剧《山海情》编剧)

我的角色眼中有光,心中有梦

作为西北籍演员,在大西北拍戏一直是我的愿望,但这次拍摄地点是宁夏。 一望无际的戈壁沙漠,沙尘暴一来,每天都吃沙子,体验非常真实。 这个真相让我们更自然地融入角色,与角色产生共鸣。

在这次拍摄中,我认识了很多来自福建宁镇的扶贫干部,听他们讲的是另一个动人的扶贫运动,闽宁合作的故事。 在他们身上,我对马得福的认识越来越清楚。 马得福是千千万万扶贫干部的缩影,他身上所有的闪光点都是扶贫干部最美的印证。 当他第一次听到“堵在江南”这句话时,一种“信念感”已经油然而生。 也就是说,在这种信念感的驱使下,即使困难层出不穷,他也没有放弃。 他时刻牢记涌泉村的故乡,他以顽强、滴水穿石的精神,带领村民们克服了一个难关,把过去的“干沙滩”建成了现在的“江南”。 这是一个眼睛有光,心里有梦的人物。

作为文艺工作者,参加以扶贫运动为题材的戏剧创作,有机会让更多的观众看到和了解扶贫事业的伟大,是我的荣幸,也是作为演员的社会责任。 未来,我希望能演绎更多优秀的作品,不忘初心,锤炼砂轮前进! (作者:系黄轩(电视剧《山海情》主演)

作品的一字箴言:“果实”

从创作的角度来说,这部戏最重要的特征是“实”。 这个“实”就是真正的“实”、现实的“实”和踏实的“实”。

我们创造了真实的故事和人物原型,营造了真实的场景,使用了真实的方言,演员也投入了真实的感情和演技,让这部电视剧有了根,有了灵魂,达到了最朴素动人的表现。

艺术创作来自生活,来自人民,我们将扶贫工作中的亮点聚集在一起,通过艺术加工,集中在几个角色身上,以小见大,通过金滩村的发展展现移民们荒废开拓土地、发展生产、重建新家园的过程 我们不回避人性的弱点和扶贫工作中遇到的困难,也想展示扶贫工作的困难,也想展示给有勇气负责的好干部和吃苦耐劳的普通老百姓。 正是大家的共同努力,我们的扶贫工作才有了今天的成果。

踏实是指我们所有人的工作态度。 虽然条件艰苦,但是所有演员和服化道路各部门的工作人员都很甘心,认真工作。 我们希望再现这段历史,让观众看到劳动人民的伟大。 (作者:孔笙,系电视剧《山海情》导演)

扶贫工作者的缩影

1997年,我带领菌草技术队到宁夏,一切从当地实际出发,都围绕着当地贫困农民的需求。 宁夏昼夜温差很大,我们设计了半地下室的蘑菇棚,利用废弃的洞穴栽培食用菌,驻扎在村子里工作,住在蘑菇棚里,管理技术,管理销售。 这些细节在这部电视剧中再现得很真实。 电视剧中的人物凌一农教授是众多援宁科技工作者的缩影,大家奉献真相,不断奋斗,与宁夏人民一起用智慧和汗水创造了“闽宁模式”。 从福建宁镇不长草的“干沙滩”到寸土金的“金沙滩”沧桑巨变,是“绿水青山是金山银山”理念的真实写照。

文艺是铸造灵魂的工序。 好的文艺作品像蓝天的太阳、春天的清风一样,可以启迪思想、温暖心灵、陶冶人生。 电视剧《山海情》是这样的好作品。 文艺作品要统一思想性、艺术性不是件容易的事,但是是电视剧《山海情》的创作者干的。 当时和我一起参加扶贫工作的队员及其家人正在追这部电视剧。 他们对那一年的工作感到自豪。 (作者:林占熺,国家菌草工程技术研究中心首席科学家)

    相关文章Related

    返回栏目>>

    河洛网首页

    Copyright © 2019 河洛网 版权所有 dahuimr@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