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体育 • 正文

奥运会倒计时30天,东京在新冠灾祸的准备做好了吗?

发布时间:  来源:澎湃新闻

侧记|奥运会倒计时30天,在新冠灾祸的东京准备好了吗?

奥运会倒计时30天,东京在新冠灾祸的准备做好了吗?

《澎湃新闻》记者陈沁涵

沉寂了一段时间的新国立竞技场最近“动静”不断。 6月20日深夜体育场灯火通明,100多辆公共汽车集结在附近。 位于日本东京都新宿区的这个比赛场馆将在一个月后迎来东京奥运会开幕式。

“感觉周围好像在秘密地进行着活动,真的奥运会一开始,突然就很兴奋。 ’东京的上川由纪在新国立竞技场附近工作,一年多的时间里,我看了无数次有关奥运会的抗议集会,一度陷入“麻木不仁”的境地。

上川由纪在《澎湃新闻》( www.thepaper.cn )中指出,从8年前申奥成功时的国民期待,到新型冠状病毒大爆发暴发后的人心惶惶,“关于东京奥运会,我们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复杂感情。 ”。

东京奥运会相关人士6月21日共同协商,决定每届奥运会最多允许1万名国内观众入场。 前提是入场人数不超过体育场容量的一半。 如果疫情恶化,观众人数有可能进一步减少。

在确定观众上限前三天,日本政府新冠对策专家组负责人尾身茂提出明确建议:“空场举办是最理想的方式,如果疫情蔓延,奥运会有可能中断。” 但是,国际奥委会和东京奥组委都希望在遵守防疫规定的同时,尽量让一部分日本观众入场。

作为东京奥运会的志愿者,日本大学生垂见麻衣为这次体育活动做了很多准备,她向《澎湃新闻》坦白说,如果可能的话,到秋天举办奥运会可能会更好。 因为随着大多数人的接种疫苗,疫情会缓解。 “这是一届备受期待已久的奥运会,不应以怀疑和白眼举办,而应受到更多人的热烈欢迎。 ”

疫情还没有结束,但从日本政府的坚决态度来看,东京奥运会已经成为众矢之的,讨论是取消还是延期没有多大意义,开幕前的一系列风波仿佛一面镜子,折射出日本从平成到令和的光芒和阴影。

疫病的不安

6月20日,东京持续解除了两个月的紧急事态,傍晚新宿的街道人潮涌动。 上川由纪和同事们周末连续加班两天,想找居酒屋聚餐,但经常去的几家店门口都贴着“实施防止蔓延等重点措施,晚上8点关门”的醒目标识。

疫情持续一年多,东京已经实施了三次紧急事态,很多餐饮店都撑不到2021年夏天。 上川在都内的酒店工作。 在新冠灾祸期间,酒店停业了三次。 最近收到了海外媒体团队的客房预约。 “他们是来报道东京奥运会的媒体工作人员,我们既期待又担心。 现在正在做最后的准备。 ”

上川表示,东京的商业设施本来就希望给奥运会带来巨大的商机。 “疫情过后,一切都变了。 商家不再渴望奥运会,希望早日恢复常态”。

与以往的奥运会不同,东京奥运会这次没有设立媒体村,媒体工作人员分散住在东京都市圈的150家酒店。 这意味着100多家酒店面临着严峻的防疫挑战。 东京奥组委宣布,奥运会期间将利用手机GPS定位系统严格跟踪海外媒体人士,限制活动范围,违者将被取消采访资格。

在防疫措施缺乏强制力的情况下,庞大的海外参加者规模带来难以预测的风险。 菅义伟首相6月初宣布,东京奥运会的海外参与者已经从18万人压缩到不到8万人,有必要进一步减少选手以外的海外参与者人数。 根据东京奥组委6月11日召开的新型冠状病毒大爆发对策会议,预计奥运会期间将有7.7万海外人士进入日本,为参加奥运会而从海外访问日本的运动员和相关人员平均每天将有7.7人感染新冠。

根据东京奥组委发布的最新版本防疫手册,参加东京奥运会的海外运动员没有被强制接种疫苗。 他们日后将接受新冠检查,免除两周的隔离期。 奥运会期间,每位运动员每天都会因唾液样本接受新冠检查。 一个乌干达代表团在6月19日晚抵达日本后确诊,出现了第二个被日本队确诊的病例,人们不可避免地怀疑奥运会存在防疫漏洞。

日本疫苗协会理事、长崎大学医院教授森内浩幸在《澎湃新闻》上表示,东京奥组委从今年2月至6月相继更新了奥运会防疫手册的3个版本,以弥补防疫措施的不足。 “但是,有必要警惕的是,如果让选手自己采集唾液样本进行新冠检查,则会发生隐藏事例,采集条件也有可能影响阳性率。 ”

采用运动员自测方式,部分原因是医务人员不足,至今奥运会官员也未完成招募。 森浩幸指出,目前为了治疗新冠患者和接种疫苗,一些医务人员已经超负荷工作,奥运会分为部分医生和护士,“奥运会就在眼前,不得不说现阶段举办是非常危险的事情

上个月,美国田径队因安全原因取消了奥运会前在日本的训练。 有训练地的千叶县知事熊谷俊人也相信“美国方面做出了在现在情况下最好的决定”。 此外,许多奥运会队伍面临着同样的不确定性。

但是,据印度志愿者卢卡介绍,东京奥运会的准备工作非常周全。 由于精通马术,卢卡是获准入境日本的500名海外志愿者之一,将在开幕式前三天飞往东京。 “我已经接种疫苗过了,但是我来自印度,所以到达后需要接受三天的强制隔离。 东京奥组委的工作人员非常耐心地回答了我提出的所有问题,安排酒店工作人员在隔离期间购买生活必需品。 ”卢卡对《澎湃新闻》说。

“我非常尊敬东京的奥委会。 我相信日本(政府)会尽全力保障每个人的健康和安全。 ”卢卡说,她最近频繁收到奥运会相关邮件,包括更新的防疫规定和志愿者指导信息,得知志愿者仅限于往返住所和会场,他说:“这样做非常安全,我不担心,明天马上出发

作为日本本土志愿者,看到麻衣的心情与卢卡相反,他说:“最担心的是安全问题,志愿者将成为新冠感染风险最大的群体之一。”

利益因素

在新冠灾祸危机中,东京奥运会为什么必须要办? 答案没那么简单。

根据国际奥委会公布的与东京奥委会签订的合同,有关中止奥运会的条款明确指出,选择权在国际奥委会( IOC )而不是主办城市。 根据奥林匹克宪章,国际奥委会应该确保“运动员的健康”,推进“安全比赛”,但是国际奥委会没有中止的意向。

国际奥委会副主席科茨5月表示,即使东京疫情处于紧急情况下,东京奥运会也将如期举行。 “所有的防疫安排都是基于在最坏的情况下如何保护选手和日本国民的安全而考虑的。 因此,(关于能否举办奥运会),答案绝对是“可以”。 》IOC还表示,日本的负面舆论将转向。

国际奥委会作为推动奥运会的领导者,全力支持奥运会的举办。 但是,美联社表明,该非政府组织需要自行筹资维持生存,收益必然会影响决策。 奥运会的电视转播权费用占国际奥委会收入的75%,赞助费用占18%,取消东京奥运会将意味着30亿至40亿美元的损失。

当然,东京作为主办城市可以单方面取消合同,但不仅要支付违约金,还要自行承担所有风险和损失。 日本最大的经济研究咨询公司“野村综合研究所”估算,取消东京奥运会后,日本将损失1.8万亿日元,相当于2020年该国GDP的0.33%。

“以国际奥委会和经济损失为盾牌是政治家的把戏。 ’反奥林匹克团体NO Olympics 2020的首藤连续第七年参加反对东京奥运会的抗议集会和宣传活动。 她说,这个组织是在东京奥运会申办成功之际成立的,即使没有疫情,她也不想举办奥运会。

此前对东京都无家可归者感兴趣的首藤介绍说:“由于东京奥运会申办成功,新国立竞技场开工,东京都的无家可归者数千人被赶出了市民公园,很多住宅被拆除,但日本体育振兴中心仍在继续建设自己的高楼。”

一些强烈反对东京奥运会的人,包括脖子藤,认为普通民众利益受损,同时官僚和政治家受益。 特别是,他涉嫌与当时的日本奥委会主席竹田恒在2019年行贿以换取奥运会承办权,引发了公众的愤怒。

事实上,与东京奥运会相关的政治利益是政治家们比经济利益更重视的部分。 日本法政大学教授、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赵宏伟向《澎湃新闻》表示,菅义伟希望通过奥运会的成功举办,保住首相的地位,拿着这份“成绩单”参加众议院选举,在“奥运会期间发生了太大的事故”

“当时,安倍晋三在申办奥运会上做出了巨大的功绩。 他也一定希望能顺利举办,自民党内的主流意见支持奥运会。 ”赵宏伟说,从安倍政权开始,自民党似乎就没有特别在意民意。 此外,众议院选举也并非直接依赖民意。 现在在野党很弱,基本上是自民党“一党独立”的局面,所以选民没有多少选择的余地。

关于东京奥运会举办问题,日本在野党乘机在今年4月东京都再次进入紧急状态时,抓住时机向自民党刁难,多次在国会上要求菅义伟就东京奥运会的举办条件作出明确的说明。 菅义伟表示,不随变化而变化,“全力实现安全、放心的大会”成为回答奥运会相关问题的标准答案。

海外媒体在6月17日的记者招待会上说:“现在有感染扩散的风险,为什么不能对奥运会说不呢? 他再次向日本首相提问:“这是自尊心还是经济方面的理由?” 菅义伟回应说,与上述理由无关,“日本可以切实制定针对海外民众的防疫对策”。

东京工业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西田亮介对《澎湃新闻》指出:“中止奥运会,将使过去十年的投入化为泡影,是菅政权无法承担的责任。” 奥运会是中止还是举办,舆论分歧一直很大,不是简单的选择题。 即使决策者现在停止,也一定会有人批评“太晚了”。

丑闻的背后

“这是一届被诅咒的奥运会。 ”日本副首相兼财务大臣麻生太郎今年3月在国会上脱颖而出。

回顾8年前,东京打败马德里和伊斯坦布尔,获得了2020年夏季奥运会和残奥会的主办权。 从外部来看,这一时期东京申奥成功不仅有经济硬实力,也有文化、民风等软实力的支撑。 但是,东京奥运会一直以来都在策划,其过程用“命运多舛”来形容也不为过。

在成功申办东京奥运会之前,伊拉克裔英国女建筑师扎哈·哈迪德为日本定制的新国立体育场设计方案于2012年底通过投标被选为日本体育振兴中心( JSC ),但是扎哈的方案成本过高,破坏了现有的景观,导致许多日本著名建筑师, 此后,扎哈多次修改方案,但建筑成本进一步膨胀,最终被日方抛弃,取而代之的是日本设计师隈研吾的方案。

日本建筑设计师安藤忠雄和英国建筑设计师理查德罗杰斯公开表示,日本放弃扎哈的设计方案有可能损害日本的国际信誉。 之后,东京奥运会被曝光“会徽模仿门”,引起巨大的风波。 日本设计师佐野研二设计的徽章图案与比利时某剧场的标志非常相似,终于被撤除了。

2015年的两个信用问题给东京奥运会泼了冷水。 日本每日新闻指出,东京奥组委和日本政府在评选奥运会相关方案时既没有公开信息,也没有履行监管说明责任,很难得到国民的理解。

长期以来,东京奥运会筹备工作的争议性“趣闻”没有消失。 2021年2月,森喜朗东京奥组委主席发表歧视女性的言论,抱怨女性发言时间太长“浪费时间”。 这个轻率的发言引起了意想不到的舆论反对,而且也不买民众对这位八十岁的老政治家的道歉。

森喜朗发表争议性言论后两周内,据日本媒体统计,一千多名奥运会志愿者宣布退出。 东京某高中二年级学生木端希子(应回答者的要求使用假名)就是其中之一。

“在男性主导的社会风潮中,我们(女性)的不满积累了很久。 退出志愿者队伍并不意味着我们不支持东京奥运会,而是必须对性别歧视表明强硬态度。 ’木端希子非常喜欢橄榄球,并申请了东京奥运会的志愿者。 她向《澎湃新闻》宣布,东京奥运会一直是“性别平等”的基本原则之一,志愿者希望借这个国际引人注目的平台勇敢发声,敦促社会认真审视性别歧视问题

在压力之下,森喜朗被迫辞职平息指责。 西田亮介认为,赞助商的抗议和国际奥委会的态度,才是促使森喜朗决定辞职的主要原因,不是民意。

为了恢复形象,前速滑运动员、前奥运会大臣桥本圣子出任东京奥组委主席,很快展开了一系列推进性别平等的措施。 例如,指定了12名妇女担任东京奥组委执行委员会理事,并新设立了促进性别平等的工作小组,多次强调“多样性”是东京奥运会的核心理念之一。

世界经济论坛2021年发表的《全球性别差距报告》显示,156个国家中,日本排名第120位,在发达国家中排名最后。

以奥运会为契机,日本能否在性别平等和多样性方面取得长足的进步? 如果把这个问题抛向日本众多的性别多样性研究者和活动家,很多人会很乐观,但是否能取得实质性的进展还不确定。

冈山大学教授、LGBTQ研究者中冢干也在《澎湃新闻》上表示,尽管日本政府加大了推进男女平等的政策力度,但他仍然位居政界首位,起到了一定的示范作用,能否实现“夫妻不同姓”制度,以及“东京奥运会”

预计在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闭幕之前,谴责和质疑将持续下去,日本似乎无法复制1964年东京奥运会创造的奇迹。

日本近现代史研究者辻田真佐宪说:“很多丑闻蜂拥而至,从这个观点来看,将日本称为发达国家真的很难吧。” 这次东京奥运会引发的争论,更多地暴露了日本社会的深刻问题,这也成为变化的契机。

气氛渐变

“如果东京奥运会举办的话,应该会出现很多让人心动的名场面吧。 通过电视看到选手们闪闪发光,给我们带来希望和勇气。 ”这是日本网民被问到如何看待东京奥运会时说的话。

在铺天盖地的负面舆论中,要寻找完全支持东京奥运会的“赞成派”并不容易,许多日本受访者对《澎湃新闻》表示,不愿意在媒体报道中刊登支持东京奥运会的个人想法。

一位要求匿名的日本商人告诉《澎湃新闻》,他赞成举办奥运会。 政府防疫措施十分完善,但只是缺乏沟通和宣传能力让人们不安,“积极举办奥运会的日本人不敢表明立场,说赞成举办奥运会的话可能会挨揍。”

这些人认为,“虽然运动员纷纷表示将不再参加奥运会,但社会媒体上反对奥运会的呼声依然占绝大多数。”

竞选东京都知事的日本律师宇都宫健儿在请愿网站Change.org上发出签名请愿书,要求中止今年的东京奥运会,从5月5日至6月22日,签名人数超过43万人。 反奥运会团体NO Olympics 2020还计划于6月23日在东京都政府周边举行抗议集会,当天是奥运会开幕式倒计时一个月的日子。

日本体育撰稿人小林信也在日本媒体上评论说:“将东京奥运会视为罪恶的社会气氛非常危险。” 在反对派士气高涨的情况下,垂见麻衣担心地表示,如果穿着志愿者制服乘坐交通工具,人身安全将受到威胁。

即使是志愿者也受到如此大的压力,所以长期做准备的选手们就更不用说了。 日本的很多奥运会选手都避免发表个人意见,网球选手大阪直美、高尔夫选手松山英树等几名活跃在海外的选手坦率地表达了对东京奥运会的期待。

“在日本社会,紧急时刻的一切都由气氛决定,离理性的判断还很远。 ”辻田真佐宪指出,由于本届奥运会将如期举行,大家团结合作的气氛正在扩大,并逐渐转变为人们自律的同步压力。

桥本圣子东京奥组委主席6月初在与媒体的采访中表示,日本国内的接种疫苗率正在上升,让人们放心奥运会的呼声高涨,“据我所知,即使是强烈反对‘奥运会’的人,态度也发生了变化。”

虽然现在距离东京奥运会开幕还剩约1个月,但“要求中止奥运会”的说法于6月22日再次出现在推特日区热卖榜的前列。 在巨大的抵制中,一个特别的评论是:“当国家陷入异常状态时,我不想成为沉默的懦夫。 为了连接人们的梦想和希望,我支持东京奥运会。 ”

    相关文章Related

    返回栏目>>

    河洛网首页

    Copyright © 2019 河洛网 版权所有 dahuimr@163.com